法制晚報訊(記者 紀欣) 一段時間以來,從官方、學術界,到廣大社會民眾,對於延長退休年齡、延長養老保險繳費年限和延長養老金支付年限這三個“延長”,進行了較為充分地討論。社會各界對此反應不一。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田雪原認為,從長遠來看,三個“延長”是發展的必然趨勢;從現實來看,則要具體分析,不能操之過急,要堅持公平、公正、合理的原則,應有一個頂層設計。
  未來三個“延長”是大勢所趨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全國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田雪原研究員向法晚記者表示,這三個“延長”是存在內部關聯的,改革要註意三者之間的協調性,做好配套設計,協同推進。
  他認為,從我國總的發展趨勢來看,這三個“延長”可以說是大勢所趨。一方面,我國人口老齡化不斷加劇,另一方面,老年人口預期壽命和健康年齡都在不斷延長。
  “現在出生的人口預期壽命已經達到了75歲。”田雪原指出,西方很多國家的平均退休年齡已經延長到65歲以上。因此從長遠來看,延長退休年齡是發展的必然趨勢。
  現狀平均退休年齡為54歲
  但是目前我國實際平均退休年齡還普遍未達到60歲。一些調查表明,我國總體的平均退休年齡在54歲左右。這有某些特殊行業退休早、女同志退休早等一些原因;還有一些企業出台了“買斷工齡”提前退休的政策,導致退休年齡降低。
  因此,田雪原認為,首先要做的是讓我國公民達到實足年齡退休,一般男性達到60歲、女性達到55歲左右。達到實足退休年齡後,才是下一步延長退休年齡問題。
  建議
  延退方案要有頂層設計
  對於延長養老金繳費年限,田雪原表示,延長繳費年限涉及到諸多問題,其中最核心的是要保證多繳費者的利益。多繳納養老金的人能夠更多地領取養老金,多繳多得。“要保證多繳納的這部分款項能夠保值增值,得到更多一些的回報,多繳費者才能有更大的積極性。”
  田雪原指出,在反對延遲退休的聲音中,大多是以體力勞動的“藍領階層”為主;而贊成的聲音中,更多出自機關事業單位“白領階層”。實際上,這同不同階層的背後利益相關聯。
  因此,在延遲退休方案設計時,必須註重公平、公正、合理的原則,有一個頂層設計。
  對話“我為馬寅初新人口論平反”
  法晚:您是怎樣為馬寅初新人口論平反和走上人口學研究之路的?
  田雪原:上個世紀50年代末,我考入北京大學,攻讀的是經濟學。一入學,正趕上批判老校長馬寅初的新人口論。我便找來馬老的文章和一大堆批判文章讀了起來。越讀越覺得馬老講得頗有道理,而那些批判文章除了扣政治帽子之外,卻講不出多少道理來。
  後來老校長真的從北大校長和全國人大常委的位置上“蒸發”了,心中未免有些不平,埋下了後來為馬老新人口論翻案的一種情結。
  在粉碎“四人幫”之後,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我便奮然拿起筆來,撰寫併發表“為馬寅初先生新人口論翻案”一文,發表時《光明日報》加了編者按,作為他們對過去錯誤批判的清算。我由此也就走上了人口科學研究之路。
  隨後,我接著進行人口發展戰略、《2000年中國的人口與就業》、人口老齡化與養老保障、人口城市化、人口與可持續發展等研究。
  法晚:您參與了我國制定計劃生育政策的全過程?
  田雪原:我要申明一下:有媒體報道3月12日第五期北大博雅公法論壇的情況,稱“獨子政策制定者呼籲限三生二”,說我是“上世紀70年代我國計劃生育政策的提出者”。這樣的說法是不恰當的,也是不符合實際的。
  我不是“獨子政策制定者”,也不是“上世紀70年代我國計劃生育政策的提出者”,只是1980年中央人口座談會參加者,是會議向中央書記處《報告》的起草者。
  之後,人口生育政策也是我研究人口問題的內容之一,參與過不同階段相關的實證研究,也不能講“全過程”。
  法晚:近幾年您比較關註哪些人口社會問題?
  田雪原:進入21世紀以後,更多從事的是人口與社會經濟發展的交叉和邊緣性研究。我原本學習的是經濟學,過去人口經濟研究也是最多的課題。現在還有些積累,想進一步豐富和整理出來,按照與時俱進的精神,提煉出新的研究成果。
  我認為,年齡可以老化,思想不能僵化,學問不可退化,這就是我的志願。
  文/記者 紀欣
  (原標題:“延退”要註重公平 不可操之過急)
創作者介紹

kaze

yl94ylxbv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